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高手论坛 > 柯立芝 > 正文

书摘非常抉择:抱病的罗斯福为何四度竞选总统?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5

  本文节选自《1944:罗斯福与改变历史的一年》,作者:[美]杰伊·温尼克,译者:李迎春、张园园、钱雨葭,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

  在战时的高度紧张情况下举办总统大选,历史上只在1864年有过一次,那时正是内战白热化阶段,几场最激烈的战役就发生在那一时期,其中包括可怕的莽原战役。但是,美国宪法里并没有推迟联邦选举的条例。这么一来,身为美国的最高统帅,富兰克林·罗斯福心里怀揣着无可匹敌的自我信念,准备最后一次面对选民,以期实现在白宫史无前例的第四次连任。

  不过罗斯福并没有公布这些。他的竞选是一个幻影,当众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做,几乎没有承认那年是选举年。他妙语连珠,比如“今天没有新闻呢”,又或是“我不会再多谈自己已经做过的事了”。此外他跟卡尔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一样沉默。他是党内全体一致提名的候选人,大多数时候他都满怀激情,但也不总是这样。1月份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过了第一关,那时举行了南方州长会议,所有齐聚华盛顿、准备出席年度会议的人几乎都很支持罗斯福。最后,北卡罗来纳州的州长站出来直言不讳地说:“我们来参加会议是为了驳斥罗斯福的,只是在1944年,我们实在想不出任何其他比罗斯福更合适的人选。”

  国家委员会则更加急切难耐。1944年1月,国家委员会记名投票一致通过,恳请罗斯福再担任四年世界伟大领导人。但该大会到7月就中止了,这为某些人耍阴谋诡计空出了几个月的时间。事实上,一些势力庞大的政治大腕跟完全不反对罗斯福的不是一条战壕的,他们站在了共和党一边。几近12年未能执政白宫之后,共和党的焦虑之情溢于言表。他们不断将候选人推上前台,首先是温德尔·威尔基,但他在早期的代表竞争中失利落败,随后又有一股热潮,追捧魅力非凡的太平洋战场指挥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他们还打算对此保密直到能够在大会上为他提名。然而,当一名内布拉斯加州国会议员公开了一些信件时,这些筹谋都成了泡影。在那些信里,他对新政大加抨击,而麦克阿瑟还对其中“这是借我们目前混乱迷惑的现状所做的阴险作秀”的相关段落字句表示了完全赞同。此后不久,麦克阿瑟宣布,他没有觊觎提名,而且不会接受它,宣称他的志向在于军队,无意出任政府高官。

  如此一来,共和党就只剩下了唯一的人选—现任纽约州州长、共和党人托马斯·杜威。正如1932年的罗斯福一样,杜威很年轻,只有42岁,年少有成,还是一名有魅力的演说家。他曾经尝试成为一名职业歌手,现在则将自己的口才都应用到了演讲上,话语流利,舌灿莲花。但是要用詹姆斯·麦格雷戈·伯恩斯来说,他那呆板霸道、严肃过度的作风也是名声在外。爱丽丝·罗斯福·朗沃斯则形容他就像“婚礼蛋糕上的男性小人偶”。但杜威也有发起攻击的打算。他在一次大会演讲上,严厉批评为当局培养出了一个“精力不济又吵吵嚷嚷的老顽固”。这自然说的就是的主席和门面—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

  毫无疑问,罗斯福喜欢当总统。他喜欢人群,喜欢真情流露。记者团的关注让他十分受用,他的每一个字都能令他们屏住呼吸。成为总统意味着世界触手可及。他还一直拥有风趣的晚餐对话,总统办公室门外总是有一长排的访客,总会有忠实的员工准备奉献他们自己并听从罗斯福的号令。但更重要的是,自从二战开始,罗斯福就决心—甚至是不顾一切地—要坚持到最后结束的那一刻。他梦想着自己将成功完成伍德罗·威尔逊未能做到的事情。他还意图留下一个可以永远废除战争的国际组织,能在永久和平基础之上建立新的国际秩序,作为他对后人的馈赠。他不希望战争的结局是让孤立主义者再次占领最前线,又或是战争一结束就要求美国再一次退出世界舞台。他希望应对战争,但总的来说他希望成为和平的核心构建者。自打早年与丘吉尔会面以及与斯大林首次会面后,这已经成了他的使命。现在,1944年夏天,美国完成了诺曼底登陆,军队稳步推进穿越法国,罗斯福似乎终于要大功告成。

  他尽量人为地推迟竞选,节约每一滴仅剩的精力,精明地限制了共和党人可能将矛头指向他的时间。毕竟,当他还不是候选人时,所有争论不休的主题都是他到底会否参与竞选。任何可能抛向他的中伤之词充其量都只是些插曲。于是,他选择在7月11日新闻发布会的尾声抛出消息:“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宣布。”总统读了一封来自国家委员会会长的信件来起头,后者礼貌地请他传达自己的意图。中途,罗斯福请求来一根烟,他的新闻秘书史蒂夫·厄尔利(Steve Early)就尽职尽责地为他点了一支。他的手拿起信纸时还在不停颤抖着,烟灰如雨散落在他的办公桌上。他开始答复:“如果国会提名我,我就会接受。如果人民选择我,我就义不容辞。”他调动自己所有的修辞技巧,狡猾地宣称:“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想竞选,但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士,我重申—我将接受并继续担任行使总统之职。”

  尽管如此,并非罗斯福或杜威做出了参加选举这一最重要的决定,而是蜷缩在白宫二楼书房的一群老板做出了这一决定。这个小团体的成员被责令找出一名新的副总统候选人来接替现任副总统—亨利·华莱士。评论家认为华莱士太理智、太自由主义、太不切实际(反正罗斯福也不太喜欢他)。他们也不太了解自己需要的人是什么样的,但鉴于罗斯福的身体每况愈下,他们知道副总统将有可能会在未来四年—也许更早—成为总统。他们绝对不想要让华莱士有成为总统的可能性。

  事实上,罗斯福最初的人选是他的老对手和最近的盟友—威尔基,此人将有助于创建一个新的政治党派。但这种想法很快破灭了。随后,他推荐法官威廉·道格拉斯(William O. Douglas)。这一想法也同样破灭了。他们最终选定了密苏里州的参议员—哈里·杜鲁门。罗斯福对此有些想法—他觉得杜鲁门太老了—但还是默许了,虽然他的确没有亲自告诉华莱士,有人将接手他的职位,这几乎又是一次艾森豪威尔和马歇尔事件的重演。他还对副总统的另一名竞争对手比尔·道格拉斯(Bill Douglas)表示支持。现在就等国家委员会主席在芝加哥把事情了结,告一段落了。国家委员会主席在总统列车忙忙碌碌,在把信笺寄往代表手中前,他让罗斯福最起码得在信中把杜鲁门的名字写在道格拉斯之前。在做此改动之前,这位密苏里州的议员可能从未晋升到需要这张入场券的程度。

  杜鲁门自己也不太情愿,他支持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詹姆斯·伯恩斯(James Byrnes)—当时后者已从高级法院辞去了经济稳定办公室负责人的职位—虽然他自己确实在泰山压顶般的压力下签署了文件,还旁听了罗斯福和国家委员会主席之间的一通电话。在这通电话里,罗斯福说:“若为此在战争期间解体,那就是杜鲁门的责任。”深夜的几通电话后,他一同意,国会就准备好提名杜鲁门为副总统。当杜鲁门夫妇离开大厅时,保镖、摄影师还有那些要求他签名的人立即将他们团团围住,贝丝·杜鲁门(Bess Truman)吓坏了,问道:“ 难道我们下半辈子都得忍受这样的生活吗?”

  然而,罗斯福甚至没有出现在大会上,他正乘坐火车前往圣地亚哥,而且是从装甲列车的瞭望车里进行电台广播提名演讲的,并没有亲自现身。总统不必担心与会者,因为他们都会表示支持。相反,现在他的当务之急是证明他的活力、精力以及控制力,破除所有声称他健康状况每况愈下的谣言,让美国公众想起他们当初为何会热爱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并继续热爱他。罗斯福接受提名的演讲再一次展现了他对政治舞台的卓越掌控力,就是将他最大的弱点—体能化作一种长处,直截了当地将对手置于被动的局面。“通常情况下,我是不该竞选这一职位的,” 罗斯福的声音通过扬声器被缓缓拖长,“如今这些悲伤的日子里,我的确不认为这样的举动是理所应当的。此外,在全球战争的这些日子里,我也不应当有时间来做这件事。”

  “1944年摆在我们面前的使命是什么?首先是取得胜利,以压倒性的优势快速赢得战争。其次,组建世界性的国际组织,安排调遣世界主权国家的武装力量,以令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再爆发另一场战争。第三,为所有的,也为全美国人建立一种提供就业并实现体面生活的经济模式。”罗斯福的结束语引用了亚伯拉罕·林肯的第二次雄辩的就职演讲,谈到要弥合民族创伤,“……并尽全力实现和珍惜我们之间以及所有民族之间的公正、持久的和平”。9个月内,这些工作都在推进,事实也证明引用林肯的那些话并非空话套话。

  罗斯福已出发前去加州,那是一趟长达一个月的旅程,始于圣地亚哥,然后到夏威夷。按行程安排他会在夏威夷和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商讨在太平洋的战争策略。列车行驶得很缓慢,一如罗斯福所乘坐的所有火车。一路上,罗斯福悠闲地用餐,玩几把金罗美游戏(gin rummy)[1],有时间阅读,同时还能完成一些工作。罗斯福沉醉在他人的陪伴与谈线日,列车抵达圣地亚哥。当罗斯福计划第二天去加利福尼亚州的欧申赛德(Oceanside)检阅一场两栖登陆的演习时,埃莉诺正准备启程。当晚,他将第四次接受提名参选美国总统。罗斯福打算由他的儿子吉米陪同整个检阅过程。吉米早已作为指挥官总司令登上了列车,随时准备启程。

  突然,就像上次在德黑兰发生过的一样,罗斯福的脸变得一片惨白。“他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吉米回忆道。

  “吉米,我不知道这次是否能挺过去,”总统深吸一口气,“我痛得厉害。”吉米立刻想到要跑去请医生,但罗斯福阻止了他。罗斯福坚持那只不过是一次寻常的胃痛,示意身强体壮的儿子帮助他下床,让自己能平躺在地板上。美国总统就在这样一列有轨列车的车厢地板上躺了大约有10分钟。他双眼紧闭,面色憔悴,身体则随着阵阵袭来的疼痛不时地抽搐着,独留吉米一人在极度折磨的寂静中眼睁睁地看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罗斯福脸上的苍白褪去,身体渐趋平静。“现在扶我起来,吉米,”他低声说,“我感觉好些了。”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罗斯福让人将自己送上了一辆敞篷车,开往一处高崖观看5000名海军陆战队员和3000名海军在加利福尼亚海滩启动的登陆演习。几个小时内,罗斯福向忠诚的人士致辞讲话。人群欢呼着。然而,之后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人无法再欢呼起来。

  等到罗斯福说可以拍摄自己演讲的照片后,一大群摄影师蜂拥而至。摄影师快速拍下罗斯福或张嘴或闭口的镜头,随后将这些照片紧急送到洛杉矶,美联社进行了后期处理,然后将照片发送给各大主流广播电台媒体。在美联社编辑从胶卷中取出的照片里,罗斯福正张着嘴说话。但当照片冲印出来时,却显示了更多的内容—总统目光失神,面容憔悴,下巴松弛,看上去疲惫得无以复加。可以预见,反罗斯福的报纸都刊登了这张图片,而且同样可以预见的是,罗斯福的新闻秘书史蒂夫·厄尔利大发雷霆,对那些拍下行程中其他照片的摄影师极为恼怒。然而,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已经没有办法再让那张照片回到暗室之中了。即使这没有给竞选造成灾难,托马斯·杜威和他的支持者这下也有了充分的说辞,可以对罗斯福的健康问题大做文章了。而且他们这么做也是正确的。

本文链接:http://qchba.com/kelizhi/520.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