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高手论坛 > 苏城 > 正文

苏络陆勉小说免费阅读-谁让你这么可爱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05

  《谁让你这么可爱》这本小说由作者“扁平竹”著作,小说讲述了那个曾经说不喜欢讨厌粉色和甜食的男人竟然送给苏络一块慕斯蛋糕和粉色情书?这还是那个大魔王校霸吗?原来遇见了真正喜欢的人都会投其所好的小心翼翼..

  手机里的那条新闻还是热乎的,想到评论下的冷嘲热讽,握着书页的手不由的紧了几分。

  将一个造型可爱的蛋糕放进了陆勉的抽屉里。苏络看见上面还夹着一个信封,粉色的,中间有个很规则的爱心。

  “哟,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送我陆哥蛋糕,不知道我陆哥最讨厌腻味的甜食吗?”

  下颌一扬,他的视线挪过来。四目相对,好看的眼底深邃如墨,苏络看不出此刻的他是什么情绪。

  “金英娜,八十分。天天只知道照镜子!物理老师和我反映了好几次了,下次要是再过不了九十,就做好家访的准备!”

  “许危,六十七分。你看看你,每天跟在陆勉屁股后面,净学会打架闹事了,好的学不会,坏的一看就会。”

  陆勉在睡梦中被推醒,那双惺忪的下垂眼带着怒意,不情不愿的上了讲台,他将自己的卷子抽走。

  抑制不住的哄笑声传来,拿着试卷回座位时,陆勉的视线有意无意的落在了苏络身上。

  许危用后背撞了撞陆勉的桌子:“陆哥,你说那个新生妹胸明明不大,怎么还这么无脑啊。”

  “那个陆勉,就是今天那个穿黑T的,他是我们学校的校草,特别聪明,简直是个天才,从来没从第一下来过,就是脾气不太好,前几天高年级一个人得罪了他,他直接把人打进了医院。”

  “我还听说啊,陆勉他以前有个女朋友,后来分手了,然后他就有点讨厌女生了。”

  女主宿舍在学校的角落,和男生宿舍离的很远,可能是学校害怕学生早恋特别安排的。

  方怡连忙过来,拉着她的手把她往外带:“今天有个女生给陆勉送了蛋糕,被习佼发现了,她现在在教育那个女生呢。”

  “对啊。”方怡嘴里塞着浪味仙,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学校里谁不知道她喜欢陆勉啊。”

  她们的宿舍就四个人,除了苏络和方怡外,还有一个埋头读死书的李桃,她是从乡下来的,为人很纯朴,就是有点认死理。

  苏络拉开自己的背包,抓出一把奶糖,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抓住床沿上的栏杆,防止自己掉下去。

  “对了。”方怡突然开口,“我听说你是花滑运动员”

  “有事吗?”苏络的个子不算高,尤其是在一米七的习佼面前,气势上明显占了下风。

  方怡吓的紧紧拽着衣角,口中一直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陆勉背着黑色款的阿迪包进来,可能是因为没有睡好的缘故,那双微微下垂的眼睛还带着惺忪的睡意。

  调笑声此起彼伏,陆勉的视线变的冷冽,淡淡扫过,视线所到之处顿时安静了不少。

  他和苏络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样,都穿了N家新出的一款外套,黑白色的经典款,男女都能穿。

  许危往后靠,抵住陆勉的课桌:“哎,你他妈不是不喜欢这种长的跟棉花糖一样的妹子吗,咋这么快就和别人好上了。”

  第一节课是物理,陆勉从书包里把物理书拿出来,随便翻开,趴在上面睡了,没理许危。

  同一款衣服,陆勉穿出了阳刚和男人味,处于发育期的少年个头已经足够高了,因为经常运动的缘故,身上肌肉明显。

  苏络则穿出了几分柔美,那盈盈一握的腰身,马尾束在脑后,比平时也要有朝气一些。

  她抽出昨天没有讲完的试卷,看着二人,打趣一般的说道:“还穿情侣装了啊。”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声:“我日/你妈的野爹,李丞那孙子居然真的去报名了。”

  身旁掠过一道黑影,像一堵大山一样,遮住了光线,大片阴影浮现在苏络的课桌上。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外界强加给她的印象,而她要做的,就是一直保持这个印象。

  方怡将那盒外观精致的巧克力递给苏络:“阿桧从美国回来了,这是她带回来的礼物,特别好吃,我知道你爱吃甜食,所以一下课就过来了。”

  “那我先走啦,下节课是班主任的课,被他逮住就完了。”她冲苏络挤了挤眼就转身走了。

  从酒吧回学校需要经过一条很黑的小巷,之前这里是有路灯的,坏了以后就没人再来修了。

  他是练过的,虽然对面有两个人,但看他们没几两肉的身材,苏络倒是不为陆勉担心。

  许危不急不忙的跟过来:“陆哥,你跑这么急干嘛,难不成有美女啊”他的视线停在苏络身上,“哟,还真有美女啊。”

  意识到气氛不对,他问了一句:“怎么回事?我操,陆哥你手上咋还有血啊?”

  许危大概也猜出了七八分。看着苏络离去的背影:“新生牛逼啊,遇到这种事还这么镇定自若。”

  陆勉腿长,两步就跨到了她身旁:“这个点末班车早没了,你打算步行回学校?”

  苏络很想问他,你的抽屉一年四季都是干干净净的,连书都没有,能落下什么啊。

  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没有半点轻浮,就好像是单纯的关心她的腿长和胸的Cup。

  她不时出声让陆勉骑慢一点。陆勉有些无奈的看着身旁走路都比他们骑车快的老爷爷。

  然后拍下了二人的照片,苏络瘦小的身子趴在陆勉的后背上,双手死死的搂着他的脖子。

  许危:本来是打算去的,过去的时候陆哥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人就已经冲进巷子里了,然后就把新生妹给救了,现在正送人家回去呢。

  苏络几乎是紧紧的贴合着陆勉的后背,不留一丝缝隙,搂着他脖子的手也越来越紧。

  陆勉艰难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她这一年来究竟有没有好好吃饭,身上没几两肉不说,该有肉的地方居然还平的有些硌人。

  苏络蹑手蹑脚的躲过宿管阿姨的盯梢上了楼,因为刚开学不久,所以宵禁还没那么严。

  苏络回了宿舍,方怡正趴在床上边吃零食边补剧,见苏络回来了,她变戏法似的从自己床头摸出一袋零食扔给她:“今天怎么这么晚啊。”

  方怡坐正:“这个是苏络,今年刚转来的。”她的眉眼挑向夏桧,“这个是夏桧,平时很少在宿舍住。”

  她的头发用毛巾包着,衬的那张巴掌脸越发的小了,即使是素颜皮肤也很好,嘴唇殷红,长的有点像瓷娃娃。

  苏络洗完澡出来,寝室里很安静。方怡窝在自己的床上补番,李桃埋头做练习册,夏桧专心的给自己的脚做着护理。

  她们四个虽然同寝,但是不同班,方怡和李桃是因为自己班的宿舍已经住满了,所以才被安排在这个宿舍里。

  午饭时间,苏络刚进食堂,就看见方怡坐在前排冲她招手,相比她的热情,夏桧的反应明显就淡漠了很多。

  方怡小声的告诉她:“夏桧对自己的身材要求的很严,一点多余的脂肪都不允许有。”

  苏络一愣,侧目看着自己的肩膀,T恤领口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歪过来的,粉色的内衣带露出来一大截。

  陆勉话说完就走了,方怡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问苏络:“你和陆勉认识吗?”

  苏络点头:“那个时候他是校篮球队的,正好有内部比赛,我们教练带我们去看,然后一来二去就认识了。而且我妈和他妈是同事,之前见过几面。”jj想拒绝

  她一进教室就看到了靠在椅背上玩手机的陆勉,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许危不知道和他说了些什么,他低头笑了起来。

  “听说他经常代表学校去参加竞赛,还得过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第一名,真厉害。”

  “头发这么长了啊。”顾宴突然伸手,在她扎起来的马尾上摸了一把,“今天训练完以后要补课吗,听说你这次的数学考了十五分。”

  “让一下。”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苏络侧着身子,陆勉阴沉着一张脸走过去。

  顾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沉默了一会,然后叮嘱苏络平时离他远一点,他这个人太危险了。

  “我的亲大爷,陆勉,陆哥,陆大爷,您就是我亲大爷行吗,老子这辈子就是欠你的。”

  手机微信里许危的声音有些喘:“我他妈是真没想到陆哥脾气能这么冲,那哥们也就调侃了几句新生妹可能天生智力缺陷,才会常年倒数,他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把人揍的见血了。”

  夏桧:刚刚点开语音,新生妹就在旁边,如果她不聋的话,应该一字不漏的全听进去了。

  她没想到像夏桧这样看上去天塌了都不关老子事的叛逆girl竟然还会安慰自己。

  她挺讨厌自己这个学不进去的榆木脑袋,也很认真的学习过,甚至连增强记忆的药也吃了不少。

  苏络点点头,上床收拾东西:“对了,麻烦你待会替我和方怡说一声,我这几天可能要回家住一趟。”

  苏络第一反应是她们宿舍的微信群:“好。”她走过去扫了夏桧手机里的二维码,加了她的微信。

  很快就通过好友了,微信名和头像风格和她不是很搭,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

  夏桧长腿微抬,往后靠:“微信亲戚太多了,我就差没直接把头像换成证件照了。”

  之前那个教练出国了,顾宴的妈妈刘芸是她现在的教练,她的严厉是业界出了名的。

  苏络已经洗完澡了,穿着一套粉色的连衣裙,很宽松的那种,从远处看有点像个粉色的番薯。

  警局的人大多都认识苏络,一一和她打着招呼,苏络扬着笑脸,挨个的喊哥哥叔叔阿姨姐姐。

  “知道,您工作忙,待会我亲自送他回去的不麻烦不麻烦。”

  苏络视线移过去,陆勉坐在转椅上,一双大长腿微微屈着,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陆勉在路边拦车,可能是因为到了交班时间,挂着空车牌的的士都是直接呼啸而过。

  陆勉有些顿住,拦车的胳膊放下,他回头看了一眼苏络刚刚过来的方向,眉头微皱:“你也打架了?”

  苏络看着他白皙的脸上此时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些骇人,想到许危发的那个语音,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苏络坐在陆勉的右边,他的左脸也伤了,于是她伸手勾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扳过来,面朝着自己。

  苏络的皮肤属于白里透红的那种,可能是身上的肉都长到脸上去了,肉嘟嘟,软绵绵的。

  不过陆勉的微信头像还挺萌的,和他这个人一点都不像。

  语文老师是个年轻气盛的中年人,沉迷于推理小说,每次讲着讲着重点就会跑偏。

  “天才都是孤僻的,刚刚跟你们讲的那个天才杀人犯,其实和陆勉同学这一类很相近。”

  后排传来一声怒骂:“赵云你他妈干嘛呢,死娘炮,还叫什么老子就爱小天鹅,我看你他妈就爱白毛鸡,事儿逼!”

  语文老师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看不出来,陆勉同学挺爱动物啊。”

  在这所把升学率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重点高中,对待陆勉这样的天才,除了当成宝贝一样的宠着,还能怎么办呢。

  她是运动员的事并没有大肆宣扬,也没有特别说明过,再加上一中里的人平时也都很少关注这项运动,所以几乎没什么人知道。

  陆勉坐在最后一排,转动着自己手中的那支蓝色水性笔,眼睛却一直盯着苏络的背影,若有所思。

  语文老师深感欣慰:“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特意去查了一下资料,年纪轻轻,得过的奖项还不少啊,要继续努力,为国争光,为学校争光。”

  许危抵住陆勉的桌子:“想不到新生妹还挺深藏不露啊,我现在对她挺有感觉的,你说我要不要去告个白什么的,先下手为强?”

  他友情提示陆勉:“我可听说,新生妹和高三的那个顾宴是一对,两个人现在每天都一起回家。”

  一大早,苏络就被方怡的电话给吵醒了,她穿着她那件海绵宝宝的睡衣站在阳台接电话。

  苏络将自己额前翘着的一缕刘海捋平,还不待她开口答应,楼下传来夏露的声音。

  她的声音很大,电话里的方怡也听到了,她心疼的开了口:“我的小可怜,周末都要补课。”

  苏络的嘴巴有点干涩,她走到楼下去喝水,夏露正在拖地,回头看见她了,眉头皱的很深:“你这一天天都像个什么,头发也不梳衣服也不换。”

  陆勉穿了一件普通的白T搭黑外套,头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去染成了灰色,整个人看上去痞痞的。

  陆勉从那道缝隙过去,夏露听到动静过来,看到陆勉后,笑容灿烂的如同一朵金盏菊:“哎哟,小勉长这么高了啊。”

  苏络看着他脸上温和乖巧的笑容,总觉得他这个人要是生在战争时期,很适合去当卧底。

  夏露伸手将苏络往楼梯处推了推,低声道:“去把头发给梳了,还有衣服也换一下。”

  她换好衣服后,陆勉也上楼了,苏络过去开门,他正低头看着手机,不知道在回复谁的消息。

  他将手机放入口袋,进去四处打量了一会:“看来你这品味还停留在小学三年级的阶段啊。”

  苏络从桌上的小盒子里摸出两颗糖果,递给陆勉一颗,听到他的话有些愣住:“什么?”

  陆勉将头往她那边靠了靠,洗发水的香味钻入苏络的鼻腔,他身上总是有一股清新的香味。

  陆勉在笔筒里抽出一支笔,把苏络按在胳膊下的练习册抽出来:“怕什么,你的IQ我还不清楚吗。”

  她低头又重算了一遍,嘴里还不忘夸奖他:“陆勉,我觉得你在学习方面真的好厉害,平时不听讲都能考第一。”

  陆勉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我不光学习厉害,别的地方也很厉害,改天有时间要不要试试?”

  因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我们高度重视您的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若本站收录的作品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

本文链接:http://qchba.com/sucheng/755.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